观点·随笔·访谈
高培勇:中央基建投资应作战略性调整

2018-02-26

调整字号:

来源:新浪财经;时间:2018年225

  据新浪财经报道,“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8年年会”于2月25日在北京举行,此次年会的主题为“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出席并发表了主题为“中央基建投资应作战略性调整”的演讲,演讲全文如下: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

 

  面对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阶段的这一历史性变化,我想提请各位注意中央基建投资这个概念。它还有另外一个称谓,叫中央预算内投资。两者是一回事。中央基建投资虽然脱胎于计划经济时期的基本建设拨款和一般意义上的基本建设支出,但我宁愿将其称之为金融危机的产物。

  这是因为,在1998年之前,这笔投资不过几百亿元,1998年蹿升到1千亿,2009年蹿升到3千亿,目前是将近6千亿。从中不难发现它同金融危机之间的高度关联。在当下,中央基建投资占到中央本级预算支出的五分之一强,在中央对地方政府的专项转移支付中占到四分之一强。

  在转向高质量发展过程中,如何发挥好中央基建投资的作用,是非常关键的。

  就十九大提出的要发挥投资在优化供给结构当中的关键性作用而言,目前中央基建投资有一系列问题需要矫正。

  第一,中央基建投资本身是反危机的产物,应是逆周期的,其作用是拉动内需。但是,这些年来逆周期已经逐渐转化为顺周期,该退的不退,每年都有增长,规模越来越大。而且,支出范围也逐步扩大,虽称作基建投资,实际上已由基建延伸到其他一般性支出领域。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第二,这些钱能不能用好,与地方政府的财力或者是否安排好这个基建项目直接相关。钱到了地方之后,地方有没有足够的钱去配套?地方政府是不是做好了项目可行性论证?如果地方政府没有相应的财力,就会引起地方隐性债务的泛滥。在地方政府财政普遍捉襟见肘的情况下,能找来钱往往就形成债务,找不来钱就会形成项目等资金。

  第三,管理机制的问题。因为是反危机的产物,所以其管理方式就带有一种特殊的“战时”特征。与其他预算支出的常规性程序有所不同,它是从中央财政资金当中切一块给发改委,实行所谓“切块管理”。因而,在整个中央预算当中很难找到它的踪迹。2016年虽勉强有一点改革,建设项目超过1亿元以上的有一个报表,但除此之外,也看不到其他东西。它是游离于正常的预算管理轨道之外的。因此,无论绩效评估还是预算执行状况,都存在很大的盲区。

  对于这些问题,不但要关注,还要进行改革。问题是如何改:

  比如定位问题,这笔钱究竟是干什么用的?如果用于拉动内需,拉动投资,就做逆周期调节之用;如果就是用于中央基建投资,就用于中央级次的基建投资;如果是支援地方的基建投资,也要定位在基建上,不能转用到其他支出领域。

  再如规模问题。对于这笔钱,如果不能精细化管理,或者如果不能保证用于与定位相匹配的项目,就要适当压缩规模,不能每年都是几百亿的增长。

  又如风险问题。在安排项目的时候,要考虑到地方政府财力匹配状况。如不能实行百分之百的拨付,地方又不可能拿出配套资金,就要暂时搁置。否则,极易成为地方隐性债务的诱因。

  还如管理体制。对于在危机时期诞生的这个特殊机制,要做一个常态性的安排,把这笔钱纳入正常预算当中,跟其他政府支出放在同一个盘子里,操用同样的标准进行管理。绝不应让其游离于常规性预算管理之外。按照十九大提出全面实施绩效管理的要求,这笔钱首先就要纳入全面绩效管理视野之中。

  (图片来源于新浪财经,内容已经演讲者审阅。) 

  关键词高培勇;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8年年会基建投资精细化管理 

  (编稿:王山;审校:王砚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