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走势
特朗普减税对美国和世界的影响

2017-12-14

调整字号:

经济走势跟踪

Macroeconomic trend monitor

中国社会科学院宏观经济运行与政策模拟实验室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决策科学研究中心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所《宏观经济与政策跟踪》课题组

2017年第88期(总第1793期)    2017年12月11日(星期一)

  [本期要点] 特朗普减税对美国和世界的影响 2018年新兴市场面临严峻考验 中国收入不平等程度下降

经济热点

  特朗普减税对美国和世界的影响

  [摘要:北京时间12月2日下午2点50分,美国参议院通过了特朗普的税改法案,预示税改计划取得决定性胜利,这是30年来美国最大规模的减税计划,毫不夸张地说开创了美国另一个新时代!美国的企业所得税将会从目前的35%,降到22%或者20%的水平。有人做过测算,这些举措将会降低总税收1.4万亿美元左右。减税法案的通过会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对美国和世界产生重大影响,减税将与加息、缩表一道构筑成美国经济政策的支柱。即宽松的财政政策以及从紧的货币政策。]

  税改将如何改变美国和产业

  《华尔街日报》11月30日发表的一篇综述“What a Tax Overhaul Means for Your Industry”,对美国税改对19个产业的影响做了全面的解析。

  美国股市。美国国会正在讨论的税改议案将给许多股票带来提振,为长达八年的美国牛市再添新动力。预计公司税下调将促进企业利润增长。很多分析人士认为,利润增长是股市长期上涨最主要的驱动力量。高盛(Goldman Sachs)预测,如果国会将联邦公司税率从目前的35%下调至25%,明年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每股收益增幅可能扩大至15%,较高盛目前预计的7%高逾一倍。专注国内业务的小公司股票已经走高,预计金融股也将上涨。不过大部分利润来自海外的科技、医疗和消费必需品公司可能获益不多。——Akane Otani

  银行业。银行业有望成为税改大赢家。在所有主要行业中,大型金融公司承担的实际税率最高。如果企业税率下调到20%,将大幅提高金融公司的利润。标普全球市场情报公司(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估计,如果2016年应用了新税率,美国五家最大的多元化银行共计可能省下115亿美元税款。高管们表示,这些调整还将刺激消费者投资并提振整体经济。美国银行首席执行长Brian Moynihan说,围绕着税改的乐观预期不会落空,如果人们更乐观,就会借更多的钱。但银行业也可能面临不利的情况。包括美国银行和花旗集团在内的几家大型银行必须减记以金融危机时期产生的亏损作为借据来抵扣税款的价值。规模最大的那些银行可能再也无法利用向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 简称FDIC)支付的款项作为税收抵扣。——Telis Demos

  资产管理公司。对于资产管理公司而言,税改带来的股价上涨预期将会提振各类资产管理公司。股市上涨将提高资产管理公司所管理资产的价值,其基金的业绩也会更好。景顺(Invesco Ltd.)首席财务长Loren Starr称,这将带来可观的刺激。税改方案制定了更加方便美国公司将国外利润汇回国内的规定,一些拥有大量海外业务的资产管理公司(如Franklin Resources Inc.)将因此进一步受益。不过针对个人投资者的规定也可能间接伤害这个行业。税改提出的“先进先出”(first in, first out)规定将防止投资者通过选择出售投资组合中的特定股票来减少纳税。另一项规定限制个人税前在其退休储蓄计划中存入的金额。Starr称,如果人们在退休基金中投资的金额受限,这将对整个退休基金行业不利。——Justin Baer

  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称,税改方案可能会冲击其利润丰厚的商业模式。行业担忧主要集中在限制利息抵税的提议上。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称,这个改变可能会影响其举债收购的能力,并使回报下降。另一项税改提议和附带收益(carried interest)有关,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经理可能更难从大块收入中享受减税税率。参众两院的提案都建议,公司必须持有相关资产三年以上,才有资格享受较低的长期资本利得税,而现行规定是一年。但税改提议中有一个方面可能会让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所持有的公司大幅受益,即降低公司税税率。——Miriam Gottfried

  零售业。零售商和行业组织去年开始游说政界人士取消一项将对进口产品征税的边境调节税条款。由于多数零售商销售大量进口产品,边境调节税会侵蚀这些零售商的利润;零售商表示,由此产生的成本将不得不转嫁给消费者。共和党议员今年夏季从立法草案中去掉了边境调节税条款,因而许多零售商在努力推动税率较低的新税改议案获得通过。全美零售商联合会(National Retail Federation)称,美国零售业属于平均公司税率最高的行业之列。该组织负责政府关系的高级副总裁David French表示,联合会希望出台尽可能低的税率,但也希望新税率能在2018年1月份生效,而不是分阶段实施。政治反应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数据显示,截止10月底,全美零售商联合会今年的游说支出飙升至1,050万美元,去年全年为710万美元。另一个大型零售商组织零售业领导者协会(Retail Industry Leaders Association)今年迄今的游说支出为230万美元,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Sarah Nassauer

  电信。对于电信运营商来说,公司税下调是个好消息。这些运营商是美国基础设施开支大户,并且大部分收入都来自美国市场销售。减税将为它们每年节省数十亿美元。允许各公司将2023年前的资本投资全额费用化的规定也将在短期内节省大笔资金。分析人士表示,背负重债的公司可能会感受到净利息抵扣上限带来的一些痛苦,但这将在很大程度上被更低税率所抵消。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对该法案表示支持,并称如果法案获得通过,该公司将在2018年增加资本支出10亿美元。美国电话电报CFO John Stephens在近期的投资者会议上表示,如果公司税税率降至20%,那么预计所有类型和特点的公司都将前来投资,税改将为该公司带来重大机遇。——Ryan Knutson

  能源。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公司等石油巨头有望从共和党的税改立法中大获裨益,主要得益于对其他大型公司有好处的普遍调整。美国石油学会(American Petroleum Institute)主席Jack Gerard 11月早些时候称,下调整体公司税率及降低对海外利润的征税等提案将有助推动经济增长,使能源行业能够继续为美国提供安全可靠的能源。参议院的法案还包括一项可能开放阿拉斯加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Alaska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部分地区用于石油开采的措施,包括租赁80万英亩(约合3240平方公里)土地进行勘探。——Bradley Olson

  可再生能源行业。可再生能源行业对众议院税改议案有所警惕,因为这个议案会削减或终止风能、太阳能项目享受的联邦税收减免优惠措施。行业组织美国太阳能产业协会(The Solar Energy Industries Association)表示,力求保护太阳能投资项目享有的现有税收减免。根据目前法律,这一措施的减免力度将逐步下调,2021年将降至22%。在此之后,住宅项目享受的税收减免将到期,但商业和公共事业项目仍可享有10%的减免。众议院的议案建议在2027年年底废除这一10%的减免措施。众议院的议案还将追溯过往风能项目,并调整这些项目在享受税收减免措施时所应满足的条件。美国风能协会(The American Wind Energy Association, 简称AWEA)表示,对过往协议的条款加以调整,并在2019年之前逐步取消税收减免措施,这样做有害无利。AWEA负责联邦立法事务的高级副总裁Jim Reilly称,这样做会扼杀美国逾半数风能项目,导致裁员,令已签订的建设合同毁约,剥夺风电场所仰赖的一个资金来源。——Erin Ailworth

  医院。美国医院协会(American Hospital Association)反对参议院税改议案中的一个条款,该条款将取消《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提出的每个人都必须有医疗保险的要求。美国医院协会执行副主席Tom Nickels称,预计取消这一要求将使未参保人数增加,进而增加医疗欠费。美国医院协会在华盛顿媒体上发起数字广告活动宣传其观点。该协会还反对参议院税改议案中的另外一项提议,即取消对提前转期债券(advanced refunding bond)的免税。在某些利率条件下,提前转期债券对免税借款者来说是一个省钱的途径。近80%的美国医院为政府所有或属于私营非营利机构,可进入免税债券市场。众议院的税改议案中包含了取消私营活动债券(private activity bonds)的免税福利的条款,而参议院的议案中删去了该条款,美国医院协会对参议院此举表示欢迎。——Melanie Evans

  制药业。制药和生物科技公司料将支持下调企业税税率的任何最终税改方案,这些公司认为,现行税率使其相对于外国竞争对手处于竞争劣势。同时,众议院和参议院的税改方案均提出,对海外利润以较低税率一次性征税,对于那些总部位于美国、因规避国内较高税率而将巨额利润留在海外的跨国公司而言,这可能会为其汇回利润铺平道路。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估计,去年美国制药和其他医疗保健公司在国外保留的资金达2730亿美元。分析人士预计,这些公司将利用汇回的资金进行收购、回购股份和发放股息。美中不足的是:税改方案令罕见病药研发开支抵税面临威胁,而这项措施可激励制药公司研发罕见病药。高盛称,目前允许制药公司为这类药物研发成本申报50%的抵税。——Jonathan D. Rockoff、Peter Loftus

  汽车业。众议院的税改方案拟取消对购买先进电动汽车的消费者提供最高7,500美元个人所得税抵免的政策(参议院的税改方案保留了该优惠政策),为开发电动汽车投入数十亿美元的汽车制造商对此感到不安。汽车制造商认为,上述税收抵免政策是吸引消费者购买电动汽车或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关键因素,因为这些汽车的售价较汽油动力汽车要高数千美元。环保新规要求车企大幅减排并提升能源效率,因此这些汽车制造商和他们在华盛顿的游说人员一直大声疾呼,取消税收抵免可能会影响电动车的销售,导致他们难以满足即将出台的环保法规。——Mike Spector

  制造企业。制造企业一直抱怨很难找到拥有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学位的熟练工人。设备制造企业协会(Association of Equipment Manufactures)公共事务和倡议部门副总裁Kip Eideberg称,税改中取消毕业生税收抵免的提议可能给未来制造业劳动力大军泼冷水。他称,增加人们攻读这些学位的难度或成本完全不是好事。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也认为,中小型制造商可能不会获得像大企业那样的税收减免。该协会负责人Jay Timmons称,最终法案必须明确规定,小企业将永久切实地享受大力度的税收减免。卡特彼勒公司(Caterpillar Inc., CAT)是希望海外利润税率下降并将海外现金汇回的美国跨国企业之一。该公司投资者关系部门主管Amy Campbell暗示,相关税改措施将使资金得到释放,用于美国业务,她在出席11月15日的一场会议时称,卡特彼勒现在有大约90%现金存放于海外。——Andrew Tangel

  机场和航空公司。众议院版本的税改方案可能叫停地方政府发售免税私营活动债券的做法,这类债券筹集的资金被机场用来新建或重建航站楼、停车场和其他基础设施。机场运营商估计,未来五年机场基础设施需求在1000亿美元。若没有税收优惠,机场运营商将不得不发行成本更高的应税债券。两家行业组织正在游说保留这种债券。这种债券过去也被用来为港口、医院和大学融资。航空公司对可能废除这种债券以及税改议案中对限制利息扣除的规定也感到不满。但据主要航空业协会称,尽管航空公司不喜欢某些较小的政策调整,议案承诺的公司税下调足以弥补这种影响。——Susan Carey

  国防行业。如果减税举措没有像共和党人预计的那样通过提高经济增速来增加政府收入,那么联邦预算赤字的上升可能会导致美国在21世纪20年代初开始削减军队开支,国防合同将因此受到冲击。尽管美国国防部投资预算目前以每年3%-4%的速度增长,但美国政府还未预测中期增长趋势。Capital Alpha Partners LLC的Byron Callan称,正如20世纪80年代一样,这可能意味着国防支出前景将触顶,而如今的世界正充满危险。国防行业高管称,可能会提前支付一些退休金,以确保根据目前35%的税率标准获得税收优惠,从而冲销相关成本。——Doug Cameron

  餐饮。大多数餐饮公司都在和劳动力成本上升以及客流不增甚至下降的现状作斗争,因此,下调税率从没有像如今这般受欢迎。DNKN首席执行长Nigel Travis称,该公司相信,为企业和个人简化税制将促进美国经济进一步增长。金融服务公司Stephens Inc.称,以直营而不是加盟为主要经营模式的餐饮公司尤其能从这次税改中获益,因为它们可以冲销开新店的成本。——Julie Jargon

  食品杂货商。拥有独立超市的企业正在呼吁,国会应该把当前提案中针对大企业的减税税率也应用在过渡法人企业上。代表独立超市的行业协会美国食品杂货商协会(National Grocers Association)11月21日致函参议院议员,敦促他们为小型超市创造更公平的竞争环境。他们说,长此以往,税改法案可能加快食品杂货行业已在进行的整合。——Heather Haddon

  农业。很多农业集团感到满意的是,法案包含针对大额资本性购买项目的税收减免,其他一些条款可帮助农场降低因市场和气候变化带来的巨大税负波动。不过,维护小农场主权益的美国农场主联合会(National Farmers Union)对参议院税改法案中废除《平价医疗法案》强制医保条款的计划感到担心。该组织主席Roger Johnson称,务农是美国最危险的职业之一,很多农民严重依赖医疗保险,议案料造成保费成本上升,很多农民会受损。农业合作社希望保护与合作社成本有关的减税额。农场主用这些减税额来降低自己的税负。National Council of Farmer Cooperatives首席执行长Chuck Conner称,在农作物价格连续多年下滑之际,如果废除这类税项减免,将损害农场主利益。两个版本的税改法案都会废除与合作社成本有关的减税额。他还说,此举太不合时宜了。——Jesse Newman and Jacob Bunge

  游轮运营商。主要游轮运营商正在评估,如果参议院版本的新税改法案成为法律、这些公司向美国财政部缴纳更多税款的可能性。根据目前的规则,嘉年华(Carnival Corp.)、皇家加勒比游轮有限公司(Royal Caribbean Cruises Ltd.)和诺维真邮轮控股有限公司(Norwegian Cruise Line Holdings Ltd.)的大部分业务在美国的应税所得都非常少。这些公司总部都位于迈阿密,但皆在他国注册成立。参议院提案将为那些起源于美国邮轮业务的外国公司创建一个新的应税所得类别。嘉年华发言人Roger Frizzell表示,该行业向美国港口及其运营的司法管辖区支付了数亿美元费用和税款,即便涉及美国水域的邮轮业务只占很小份额。根据瑞银(UBS)的数据,即便参议院的提案被采用,邮轮运营商需缴纳的企业税率平均也只为总航行天数的12%,相当于2%的实际税率,合每年7000万美元。——Costas Paris

  日本公司。有人担心,美国公司税率下调可能削弱日本公司的竞争力,并导致它们搬迁至美国,这已促使一些人认为日本可能会效仿美国采取行动。三井不动产董事长岩沙宏道(Hiromichi Iwasa)11月初曾表示,为了公平起见,日本也应该进行税改。该公司发言人称,公司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不变。三井不动产是日本最大的不动产企业之一,一直在积极投资美国房地产市场。丰田汽车公司发言人表示,该公司预计美国下调公司税税率将带来积极影响,但同时也在进行相关准备,因为丰田日本总部与其美国关联实体之间的交易可能会被征税,也许会带来不利影响。这名发言人表示,作为一家全球性公司,丰田期待开放贸易和公平的体系,将密切关注这一过程并且努力加深理解。——Megumi Fujikawa

  美国税改多国酝酿跟进

  《经济参考报》发表的一篇报道指出,美国将企业税从35%大幅削减至20%意味着美国将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中企业税最高的国家变成税率最低的国家之一,这将对其他部分国家造成减税压力。

  据外媒报道,法国财政部消息人士12月4日称,法国担心,该议案可能会对欧盟企业在美国的子公司产生影响。一位消息人士称,“如果这些改革照目前情况成为现实,可能会引起严重问题”。该消息人士还表示,有充分的理由对美国发出暗示,“如果你们继续往这个方向走,我们将与你们进行复杂的商谈”。第二位消息人士说,特别令人担心的是,美国参议院税改法案中有一项改革将让美国政府对欧洲企业子公司在美国销售的产品有更大征税空间。“这将与我们当前以及国际税收协定要求的税务系统有很大差别。”同时,马克龙政府准备从2018年就实行其竞选纲领中的这些措施计划,在2020年前将企业所得税税率降至25%。居住税和巨富税改革也是其重要承诺。

  据《日本经济新闻》12月5日报道,日本政府讨论将积极加薪和投资的企业所得税税率降至25%左右,但参考美国等国的减税动作,日本有可能进一步扩大减税幅度。根据草案,积极加薪和投资的企业,以及投资物联网和人工智能、致力于创新技术和提高生产效率的企业将获得更多减税红利,所得税税率将降至20%左右。上述方针将作为2018年度至2020年度的限时举措,写入内阁会议通过的生产效率革命相关政策中。具体的税率将由执政党的税制调查会讨论决定。

  据媒体透露,日本政府原本计划2018年将企业所得税税率下调到29.74%,但近期欧美减税“大手笔”接连不断,特别是美国通过了30多年来最大规模税改方案,在此情况下,跟进减税似乎成了保持企业竞争力的必选项。日本政府称,今后“将根据海外减税动作,进一步扩大减税幅度。”日本此次减税除“奖勤”外,还明确提出“罚懒”政策,要求对那些消极加薪和投资的企业“实施促进其做出果断经营决策的税制举措”,将其从税收优惠对象中排除。分析称,日本此次减税并非仓促决定,而是早有计划。

  早在2016年11月,英国也公布了下调企业所得税率计划,以吸引在英国退欧公投后不敢前来投资的企业。英国计划把企业税率定在主要经济体中的最低水平,从目前的20%调低至15%以下。英国首相特雷莎·梅11月21日对英国工业联盟发表讲话,表示英国财政部将研究加快步伐削减企业税,旨在敦促企业与政府合作,以保证民众能够更公平地分享经济发展的好处。特雷莎·梅在讲话中表示,自己的目标不仅仅是为了实现英国在G20集团中最低的企业税率,也是建设有利于企业创新的税务体系。英国首相发言人表示,至2020年将企业税下调至17%。

  今年印度也宣布推出几十年来规模最大的税制改革方案——“商品与服务税”(GST)法,希望建立起优化税种、简化税制、建立国内统一市场的税制。印度还计划大幅削减多种商品的税率,以减轻消费者和企业的负担。个税方面,年收入在25万卢比到50万卢比的人群,税率从10%下调到5%。印度3700万个人所得税纳税人中,有1950万人可以享受到这次减税,占比高达52.7%。

  事实上,根据OECD今年9月发布的年度税收政策回顾报告,持续削减企业税使得OECD 35国的平均企业税率已经从2000年的32.2%下降到2016年的24.7%。有分析认为,考虑到美国税改方案中企业所得税税率已低于OECD的平均水平,各国出于维系本国经济竞争力的需要,并非没有出现减税浪潮的可能。

  减税开启的“国家模式竞争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刘远举为FT中文网撰稿认为,参议院此次通过的税改方案最大的受益者是美国企业,家庭和个人的税率也会降低,跨国企业目前为避税而囤积在海外的2.6万亿美元利润,只需一次性缴纳14%便可合法汇回美国。对此,积极观点认为,减税政策短期有望刺激资本回流、投资提升,增加就业,刺激生产,简而言之,拉弗曲线发挥作用。

  不过,拉弗曲线,取决于多方面的复杂的因素,并不是简单的因果关系。比如,更低税率未必会导致企业加大投资,而是将资金投入金融市场,这未必有助于实体经济增长,反而制造泡沫。而且美国在上世纪80年代的减税政策,虽然改善了“滞胀”,但却出现了巨额财政赤字。所以,如果拉弗曲线未能出现,减税很可能达不到目的,中长期财政收入波动可能令政府停摆风险概率增大,减税政策也很可能进一步加大贫富分化。显然,对于特朗普维护其基本盘——美国蓝领阶层、失落的白人中产阶层来说,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情。

  不过,不管减税是否能够成功,各国为了应对美国减税,保持自身经济竞争力,已经采取或正在酝酿应对方案。除了日本有可能进一步扩大减税幅度外。德国2017年1月宣布对税制进行彻底改革,通过减税政策每年为企业和经济发展减负150亿欧元。英国、法国、印度也都推行了减税政策。可以说,全球减税竞争已经开始,虽然中国宣称不会参与减税竞争,但类似局面恐怕难以避免。

  近年来中国舆论场多次掀起税负争议,去年底中国还闹出“曹德旺跑了”风波。中国税负很高,这个共识基本没有问题。随着中国劳动力价格优势的逐渐减小,税负更加成为一个关键因素。虽然中国工人的价格相对美国来说,仍然很低,但是,中国的劳动生产率也低于美国。按照IMF经过购买力折算后的数据(PPP),中国用4倍于美国的劳动力,创造了略多于美国的产品和服务,中国的劳动生产率勉强超过美国的四分之一左右。所以,中美之间的制造业成本的差距,正在迅速缩小。据波士顿咨询公司2013年的研究报告,当时在美国制造商品的平均成本只比在中国高5%。2015年,在美国低成本地区生产已经变得和在中国生产一样经济划算。这就使得资金对新的税收政策更加敏感,中国很难避免进入减税竞争之中。

  与此同时,中国减税更难。中国有基建狂魔的称号,基建有效地拉动了中国经济。中国还创办了亚投行,提出了“一带一路”政策,让中国资金走出去,中国的基建能力走出去,获得地缘政治上的影响力。而这一切,都源于中国强大的财政实力,也即源于税。如果中国跟进减税竞争,那么,中国高投资、大规模的基建模式,就会被削弱,中国的经济增长方式,就会一定程度上受到挑战。更重要的是,如果减税政策成功了,拉弗曲线出现了,那么,减税不但会变为经济竞争,也会在更多层次上带来深远的影响。

(综合消息)

国际经济

  2018年新兴市场面临严峻考验

  在美联储货币紧缩和中国经济放缓这两大风险的双重影响下,新兴市场将迎接自2013年以来最严峻的考验。新兴市场今年受到经济增长同步复苏的推动,贸易增长强劲,企业盈利稳健,整个新兴市场平均利率水平维持在低位。

  但是,这样的环境能否推动新兴市场资产实现又一年强劲盈利则是另一个问题。一些分析师表示,主要风险有美元可能走强以及中国经济可能放缓,后者将打击全球资源需求。美银美林驻伦敦的东欧、中东和非洲经济主管戴维·豪纳表示:“对于新兴市场资产而言,2018年很可能是自2013年‘缩减恐慌’(taper tantrum)以来最严峻的考验。”豪纳说:“目前一个明显的危险是美国货币紧缩政策和财政刺激措施的结合,它们可能会一起推高美国国债的名义和实际收益率。”

  2013年缩减恐慌时期,美联储(Fed)表示想要减少对金融体系注入的资金量,导致美国国债收益率上涨,令新兴市场资产遭到打击。豪纳和其他分析师认为,现在人们担心的是,美国的税改计划——如果被采纳的话——可能会引发企业资本大量回流到美国,从而抬高美元的价值。当美元对新兴市场货币升值时,资金往往会从新兴市场资产中流出,流向以美元标价的资产。

  然而,关于美国计划中的税改会产生什么影响产生了意见分歧。管理资产达6950亿美元的基金PGIM Fixed Income的全球和宏观经济主管阿尔温德·拉詹表示,他预计税改不会造成美国货币政策出现大幅变化,因为美联储关注的通胀率保持在远低于2%的水平。他说:“税收法案的通过会略微增加加息次数,这我们应该预见到,但我不认为美联储会朝着完全不同的方向行动。”

  笼罩在新兴市场总体乐观前景上方的另一团乌云是中国渐渐出现的经济放缓。据调查经济学家预测的私人机构“共识经济学公司”(Consensus Economics)预计,明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将放缓到6.4%,低于今年第二季度公布的6.9%的官方数字。

  瑞穗证券亚洲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中国)增长势头自第三季度开始减缓,我们认为放缓趋势在2018年可能会延续。这主要是政策紧缩的结果,包括金融去杠杆、治理污染相关控制以及对过热的房地产市场的新限制。”

  中国经济放缓的主要表现可能是房地产市场的降温,10月份的数据已经显示房地产投资、新房开工和销售的增长势头出现显著放缓。不过,明年消费者支出可能保持强劲,因为收入增长依然强劲,而且年轻一代的消费意愿仍然旺盛。

  因此,分析师表示,如果新兴市场面临的这两大风险——美联储和中国经济放缓——继续受到抑制,投资者可能会感到足够的自由度去专注于其他更积极的观点。豪纳说:“基本上,今年上半年的市场动荡应该被视作新兴市场的一个买入机会。”

  2017年最突出的现象就是企业盈利的强劲表现。据美国银行数据,新兴市场股票的主要基准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所涵盖企业的每股收益增长率今年将达到22.4%,韩国、土耳其和墨西哥等部分国家的表现则更加优秀,将分别达到53.3%、40.5%和26.1%。

  美国银行预测明年每股收益增长率将放缓至12.7%,尽管与今年相比明显放缓,但表现依然强劲。这家投资银行表示,预计印度、南非、中国、印度尼西亚和智利明年会有出众表现。就行业而言,预计盈利最强劲的将是非必需消费品、医疗及信息科技领域。

(FT中文网,2017.12.7)

中国经济

  中国收入不平等程度下降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中国贫富差距自2008年以来有所缩小,获益于社保投入增加、农村收入迅速上升等因素,但仍然比西方国家严重。

  自本世纪初以来,以基尼系数衡量的收入不平等在世界银行有着充足数据的16个拉美国家大幅下降(自2006年以来,世界银行没有委内瑞拉的任何数据)。以0-100衡量,基尼系数为0代表完美平等,而100代表最大的不平等。拉美平均基尼系数从2002年55.2的峰值下降到2015年的47.1,虽然它仍然远高于西欧通常25-35的水平。在中国,收入不平等似乎也在下降,尽管从世界银行的数据库还看不到这一点,因为它只有中国在2008年和2012年两年的基尼系数数据。

  到2050年,在泰国、中国等国家,65岁以上人口比例将高于西方发达国家。这些国家将未富先老,老龄化速度奇快。然而,世界银行的马丁拉·瓦雷(Martin Ravallion)和陈绍华的研究显示,随着中国开始工业化,其基尼系数从1981年的31升至了2001年的44.7。自2003年以来,中国国家统计局每年发布基尼系数。其数据显示,中国不平等程度持续上升,直至2008年达到49.1的峰值,自那以后基尼系数进入下降趋势,在2016年降至46.5。

  荷兰资产管理公司NN投资伙伴的新兴市场高级策略师马尔滕-扬·巴库姆表示,有人认为,中国不平等程度下降的部分原因是反腐运动。巴库姆指出,反腐运动“改变了高收入者的心态”。此外,巴库姆指出,对教育和医疗的大规模投资以及针对较贫穷地区和农村地区的“巨额补贴项目”是近年来平等改善的原因。

  其他人则认为反腐的作用并没有那么重要,铭基亚洲(Matthews Asia)投资策略师罗福万(Andy Rothman)指出,中国在基尼系数开始下降数年后才发起了反腐运动。

  世界银行发展研究集团的高级顾问弗朗西斯科·费雷拉表示,中国的一部分情况是,“在传统的沿海制造带地区,薪资水平大幅上涨,以至于制造业活动开始转移到内陆较贫困地区”,这提高了收入较低地区的薪资水平。罗福万赞同并表示,“近几年来,经济较贫困地区的收入增速超过了较富裕地区,其他地区正在迎头赶上”。

  政府政策也发挥了作用。罗福万表示:“十年来,中国各地的最低工资水平每年都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同时有大量资金投入到社会保障体系上。在习近平担任国家主席的第一个五年任期里,教育、医疗和环境方面的支出全都每年以10%以上的速度增长。”

  摩根士丹利经济学家舍唐·阿赫亚(Chetan Ahya)表示,除了基尼系数下降以外,中国的另一个不平等指标也有所改善,即农村与城市收入比——从2004年29.4%的低点升至2016年的37%。农村收入快速上升让摩根士丹利现在预计,中国将在2025年迈过世界银行制定的人均1.37万美元的高收入国家门槛。阿赫亚表示,除了薪资增长以外,平等状况改善还受到中国户口制度逐步改革的推动。户口制度让大量涌入中国主要城市的数百万农民工无法获得公共医疗、教育和住房服务。阿赫亚认为,户口制度的存在意味着,“从根本而言,收入不平等实际上(比基尼系数体现的)更为严重”。然而,随着人口少于50万的城市现在完全向农民工开放、人口不高于500万的城市不得不接受已缴纳5年社保者的居住申请,以及中国政府制定到2020年让1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的目标,这种障碍开始被消除。

  然而,阿赫亚表示,与经合组织(OECD)主要为发达国家的成员国2014年32的平均基尼系数相比,中国的基尼系数仍然很高,“有必要进一步采取措施让指标体现的和根本的不平等下降,以确保社会福祉的持续改善”。

  世界银行将基尼系数达到40以上视为“严重收入不平等”,而且据其诚然并不完整的数据库,只有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和拉美的不平等程度比中国更严重。以玻利维亚为首的拉美国家至少整体有所改善。2000年到2015年,玻利维亚基尼系数从63的极高水平大幅下降至45.8。在该地区的主要经济体中,巴西的基尼系数从2001年的59.3下降到2015年的51.3,阿根廷从2002年53.8的高点下降到42.7,智利从1999年的55.5下降至47.7。厄瓜多尔、秘鲁和萨尔瓦多也出现了两位数的下降,但墨西哥明显落后,其基尼系数只是从2000年的51.7峰值下降至48.2。

  费雷拉指出,该地区基尼系数改善有两个原因。首先,在过去的12年至15年间,拉美推出了一系列的社会进步政策,比如通过税收和转移支付来进行现金转移和收入重新分配,“这种方式在(基尼系数低得多的)欧洲非常普遍”。然而,一个更重要的因素是,“劳动力市场上的教育和经验的供应增速超过了需求增速”,从而缩减了具有这种优势的劳动者传统上能够获得的薪资差距。费雷拉表示,尽管受过教育的劳动者供给增长“无疑是件好事,但需求下降却并非如此,它表明这些国家没有像中国那样增长和变得精通技术”。就全球范围来说,从2008年到2013年,在世界银行拥有充足数据的81个国家当中,有41个国家的基尼系数下降了1点以上,同时还有19个国家的基尼系数上升了1点以上。费雷拉表示,除了拉美以外,亚洲表现也不错,其基尼系数在2008年前基本上是上升的,但自那以后一直下降,而非洲可以说是上涨下降各占一半。

  世界银行的研究显示,就全球来说,从1820年到上世纪90年代,不平等程度稳步上升,但从那之后开始下降,原因是新兴市场崛起让穷国薪资增速超过西方富裕国家的薪资增速。收入不平等下降不但本身具有重要意义,而且也可能对资产市场产生影响。例如,在中国,政府正试图使经济摆脱对制造业和出口的过度依赖,转向一个更多由国内消费驱动的社会。巴库姆认为,鉴于较穷的人比较富的人有更高的消费倾向,收入平等改善将会加强这一趋势,而中国政府改善公共医疗并加强社保体系的努力也应使低收入者有信心花更多的钱。巴库姆指出:“收入平等改善正成为中国消费和经济增长的一个日益重要的推动力。中国表现不错,但整个亚洲也和中国一样表现不错。中国几年前(对新兴市场整体表现来说)还是一个拖累和问题,但如今已经更多成为积极情绪的驱动力。”

  巴库姆表示,较低的基尼系数也有助于降低在中国投资的风险。如北京恶劣的空气污染问题似乎终于正在得到解决。罗福万同意平等状况改善有助于让潜在投资者安心的观点,他说:“从投资的角度来看,这在长期而言很重要,如果你认为社会和政治将会不稳定,而且如果你是像我们这样的长期投资者,你会对投资有顾虑。”

(FT中文网,2017.12.5)

  (整理、编写:李彦松;责任编辑:王砚峰)

  2017年第88期(总第1793期)          2017年12月11日(星期一)

  地 址:北京阜外月坛北小街2号           E-mail:tsg-jjs@cass.org.cn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             kingwyf@163.com

  邮 编:100836

  电 话:(010)68034160             传 真:(010)68032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