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活动
顾海良在“经济学动态•大型研讨会2019”上的主题演讲

2019-12-05

调整字号:

  新中国70年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的“历史路标”

  ——在“经济学动态·大型研讨会2019”上的主题演讲

  顾海良

  各位老师、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能够有这次机会给大家讲一下关于新中国70年经济学发展的一些问题。

  我的主题是“历史路标”,说一下“历史路标”的来源。马克思在《1861-1863年经济学手稿》中讲到它的政治经济学研究,他认为在经济思想史上主要是两个方面,他称为历史的评论:一是政治经济学家以怎样的形势自我评判;二是政治经济学以怎样的历史路标的形式被揭示出来。这两个说法,大概相当于我们一位老的经济史学家赵先生在70多年前提的经济思想史的内史和外史的关系,前面是内史经济学家怎么争论、怎么讨论,后面是经济思想史家怎么样概括这个过程;大概也相当于熊彼特所讲的经济思想史和经济分析史的关系,后者历史目标相当于熊彼特的新经济分析史一样。我们讲的是历史路标,对前面做出更多的分析。

  这里面有几个问题提出来,中国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过程和阶段。从目前来讲,这个观点大家相对比较统一。大概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新中国成立到1956年,新民主义社会向社会主义过渡完成;

  第二个阶段,1956-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

  第三个阶段,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一直到党的十八大召开,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发展。

  第四个阶段,我国进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第一个阶段和第二个阶段,我们称之为“站起来”的中国政治经济学,第三个阶段就是“富起来”的政治经济学,现在应该说是“强起来”为主体的政治经济学。

  四个阶段划分,我们从中能得出这样五个最主要的问题:

  1﹒特定对象。中国特定对象的划分,这个对象为什么清晰,就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和马克思主义研究资本的典型——英国发达资本主义精神——对象是不一样的,他是一个发展中的变化者,而不仅仅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和经济体系。

  2﹒学理依循。我们把它定位在1956年,毛泽东主席在进行《论十大关系》调研时提出的,他认为新民主主义革命能取得胜利,是因为我们实现了第一个阶段,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实践结合,我们是吃了大亏以后才知道这个道理的。现在我们搞社会主义建设,走自己的道路,我们要实现第二次结合,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实际相结合。这我认为是中国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学理依循,一直到现在我们坚持下来了。

  3﹒理论内涵。随着四个阶段的发展,理论内涵上是越来越丰